糖氏怪胎

宅腐基声优控/花样作死人气选手/静临、伏八、青黄、薰嗣、维勇/全职高手已淡圈/JOJO一生推/沉沦松沼/

【金光四智】 性转♀ 超模paro

灵感来源于小王脱衣gif

默苍离,舞台上的女皇,各个品牌以请到女皇站台为荣。商演不与任何嘉宾互动,永远高冷范儿,踩点狂魔。私下就很低调,没有公开的社交账号,但其实是个疯狂的低头族。

温皇,台步自带婊气,骚得直女都想跪舔,有粉丝自制的扭胯教程(嘟嘟月是一个组织)。懒,一年走的秀屈指可数。

竞日孤鸣,货真价实白富美,自带高贵雍容的气场。成名秀是,定点,脱皮草,转身。是仙女本仙。

菌丝,教科书级别的摸抖。气场比不上默苍离,正好能让人集中注意力在服装上。气质比不上竞日,但比小王风格广泛。至于温皇,菌丝表示不削与他论婊气。单论敬业精神,就能甩温皇十八条街。著名的业界良心,美丽的工作狂。

剩下还想了几个。
比如俏如来,新人摸抖,肤白貌美气质佳。台步稳,领场反应极其机智,业界最璀璨的新人。
上官鸿信,默苍离的弟子,比起师尊的强势女王气场,更带有一点邪恶气质,令人印象深刻。
公子开明,台步里就透露出逗比的本质。两只手闲不下来,走着走着就想搞点小动作。

【金光|慕容叔侄】随便写了一个OOC短篇

23岁熊孩子慕容宁×5岁家宝慕容胜雪
斯文鬼畜帅叔叔当年也是个熊孩子,我们胜雪宝宝一路照着叔叔的样子长大,也变成熊孩子了。
虽然未来一定会被编剧打脸,但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脑洞,就随便写个玩玩。

慕容宁看着手里的信,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信上只得两个字。
“盼归”。
不过两字,写得银钩铁画,一股气吞山河的笔力,必是出自他大哥之手。
算算日子,他都大半年没回过家。眼下临近年节,他大哥一纸家书寄来,他就万万不敢再浪在外边儿撒野过他的潇洒日子。只得收拾收拾行囊,慢腾腾往慕容府挪。
慕容宁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5年前,他还是天剑慕容府最小的十三公子。当家的慕容烟雨是他大哥,年纪上足可以做他爹,他自幼生长在大哥的管教之下,对这个如兄如父的大哥又敬又怕。往下还有十一个兄姐,谁见了他都能摸摸头,管他叫一句十三弟。
这家宝的人生过了十七年,正在他心思叛逆想出去闯荡江湖的时候,他的好侄儿慕容胜雪腾空出世,家宝之位易主,他终于得了机会出门走他的江湖路。
慕容宁站在慕容府大门前。
回到家烟就不能抽了,慕容宁可舍不得他这杆漂亮的翡翠烟管,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大哥面前吞云吐雾,只好偷偷放在行李最底层带回家。
慕容宁不情不愿地打开门,突然一个东西从头顶掉落。
慕容宁看都不看,侧身避过,反手抓那东西后颈。
慕容胜雪被抓着后颈的衣服也不挣扎,一个腾空翻挥剑斩向来人。
慕容宁一指剑气弹开刺来的剑,却不料剑势忽转,角度刁钻斜刺慕容宁抓着他衣服的手。
虽然慕容宁有足够的时间在剑刺到自己之前就把手里的小混蛋摁到地上打屁股,但他更在意周围几道不赞成的目光,只好对小混蛋轻拿轻放。
慕容胜雪被人放开后颈,一剑力尽,收剑,端端正正站在慕容宁面前。
“十三叔再不回来,爹就要你永远也别回来了。”
“哈,我这不是赶在日落之前回来了吗。胜雪侄儿可是一直守在门口等我?”
慕容胜雪被一句话戳破心思,恼羞成怒,冷哼一声,转身就跑。
没跑成。
慕容宁一只手又拉住他后颈衣服不让他跑,一只手摸上他头。
“小胜雪今年的辫子梳得可真好看。”
慕容胜雪终于忍耐不住,转身怒目而视,眼角好似还有一点水光。
慕容胜雪的辫子,是他十一姨给他编的。一左一右两根小辫子秀气得像个小姑娘,慕容胜雪对此很不开心。
“小宁你可别再欺负你侄子了。”慕容宁的八姐笑语晏晏走过来。她刚刚全程围观叔侄两的小比试,并且用目光制止了慕容宁在家门口打慕容胜雪屁股的打算。
“我才是那个一回家就遭人埋伏的人啊,八姐你讲话净向着胜雪。”
“哦?要不是某人去年欺负一个刚刚启蒙的剑客,你会被埋伏吗?”
慕容胜雪去年四岁,正是剑术启蒙的年纪。慕容宁远远地看见有人路都没走稳,拿了把量身定做的小木剑一板一眼在练剑,他就很想笑。
眼看小朋友练累了,眼神随着校场上的蝴蝶飘向远方,慕容宁决定要给侄子一个小小的教训。
他从身后慢慢接近思想不集中的慕容胜雪,在小朋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人高高抛起。
慕容胜雪骤然被人“举高高”,惊地大叫一声,剑都脱了手。
下一秒他就被人稳稳接住。
慕容宁看到怀里侄子惊吓的目光忍不住大笑。慕容胜雪反应过来,气得在他叔叔怀里乱蹬,反正他再也不要这个人抱他了,坏叔叔!
慕容宁哪肯轻易放过捉弄侄子的机会,慕容胜雪越是挣扎,他抱得越是稳妥,还不忘教训一下:“在校场上思想不集中,你是没吃过慕容家的戒鞭啊。亏得今天是你脾气最好的十三叔看到了,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你怎么还不懂恩情呢?”
慕容胜雪挣扎的幅度小了一点,慕容家校场的规矩他是懂的。
慕容宁抱着慕容胜雪,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气味萦绕鼻尖。他低下头在慕容胜雪颈间闻了闻,惊讶地说:“小胜雪你是还没断奶吗?”
此话一出慕容胜雪气极,再也不肯被人抱着。
慕容家为了这个独苗,特意备的羊奶要他一年四季每天喝一碗,是以小朋友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儿。
慕容胜雪自慕容宁怀里挣脱,捡起地上的木剑,一言不发,又开始一板一眼地练习。
自此以后,慕容胜雪每天自动自发自觉练剑,他一定要打败这个戏弄他还说他没断奶的十三叔。
就这样过了一年,他盼星星盼月亮,把他可恶的十三叔盼回了家。
慕容胜雪不仅仅是在门口守着慕容宁守了一天,他伏击慕容宁,总共用了三招。但是第一招只用了前半段,第二招只用了后半段,第三招到是用全了,但是角度极其刁钻。
慕容宁望着侄子倔强的后脑勺,两根小辫子在风中轻轻飘荡。难为他一个5岁不到的臭小孩,要把一板一眼的剑招运用到实际里,虽然剑法拙劣,但思路很不错,想必是想了很久要怎么对付他。
慕容宁随八姐入堂,年夜饭已经摆好。慕容烟雨只撇他一眼,他不敢说话,乖乖坐在末尾。慕容胜雪比他辈分还小,只能坐在末尾的末尾,慕容宁的旁边。
天剑慕容府在慕容宁这一代人丁兴旺,年夜饭摆了一大桌。一大家人要守岁,过了亥时,年纪最小的慕容胜雪已经困不堪言。
慕容烟雨本想,小孩子熬不住就让他去休息,但是守门守了一整天的胜雪小朋友此时才是最最不愿意认输的。
慕容宁看慕容胜雪眼睛都睁不开,头一点一点还要强打精神的样子,怪可怜的,还有一点小可爱。
终于,在慕容胜雪小脸朝着饭碗砸下去的瞬间,一只手把他拦向旁边。
慕容宁给他大哥行了礼,抱起慕容胜雪退下家宴。
这臭小子是比去年沉多了,慕容宁心里想,到底是家宝,困了还有人服侍他把他抱去床上睡觉。凑近闻一闻,嘁,还是一股奶香味的臭小子。
把人抱到卧室,慕容宁正准备趁夜开溜继续玩儿他的去,却被人狠狠抓住了衣角。
慕容宁心里很不高兴,但面上仍是一贯的斯文表情:“胜雪你学会装睡了?”
慕容胜雪眨眨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我才没有装睡……十三叔你又要溜了吗?”
“十三叔教你,这叫做闯荡江湖。”
慕容胜雪眼睛都亮了:“带我一起去!我也要去!”
“呵呵,奶香味的拖油瓶,等你那一剑能刺中我的时候再考虑出门吧。”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说不定。”
慕容宁看着小朋友眼睛里的亮光暗淡下去,心里叹息一声,这臭小子毕竟是慕容家的家宝啊。
“赶紧睡吧,我陪你一会儿。”
慕容胜雪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踢了鞋躺到床上,声音在被子里闷闷地:“谁稀罕你陪我!”
“嗯,不稀罕。是我累了想在你屋里坐会儿。”
床上没了声音,过一会,一只小手挪出被窝,轻轻扯慕容宁的衣角。
“十三叔陪我睡吧……”声音轻不可闻,可是慕容宁一定能听到。
“臭小子你可真金贵啊,还想挑我侍寝?”
慕容胜雪听到不懂的单词,从被子里探出头问:“侍寝是什么意思?”
“嗯……”慕容宁一时间犹豫了,是该嘲笑臭小子无知还是应该把这种问题搪塞过去?
慕容胜雪从这个停顿里隐约反应过来他十三叔多半又是在戏弄他,他愤怒地在床上翻个身,用后背对着十三叔,狠狠闭上眼睛。
慕容宁只想打他屁股。
于是他抬起手,隔着棉被轻轻落在臭小子的后背上,一下一下,哄人入睡。
待到床上传来熟睡的声音,慕容宁替侄子掖了掖被角,转身出门。
隆冬深夜,慕容宁呼出一口热气。
江湖路还长,在他的身后,是一整个灯火通明的天剑慕容府。

END

写了一个非常OOC的慕容叔侄。
但我就是想写写,还在慕容府庇护下的少年慕容宁。
对比现在的宁叔,少年慕容宁一定要装出世家子弟的斯文面貌,但内里叛逆不着家。
曾几何时,他也不懂天剑慕容府代表了什么,只要他回头,他就能回到那个灯火通明的家。
然而人生骤变,慕容府十三把剑,仅余其二。面对逐渐苍老的长兄,和少不更事的侄子,慕容宁才懂得自己要扛起什么。
于是曾经叛逆的少年,回家了。他的语气很温和,命令很决断,再不是年少时佯装出来的斯文。
慕容胜雪,憧憬着慕容宁,不知不觉照着十三叔的样子长起来。
慕容宁看慕容胜雪逃家,走他曾经绕过的弯路。作为过来人,他只会以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纠正他。
长辈的心态也是很矛盾的。
一方面,慕容宁希望慕容胜雪可以明白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他也舍不得小孩经历血淋淋的人生。
只希望日后,胜雪小朋友不要经历太惨烈的铸心吧……

【求助】海境线除了皇稣还讲了什么啊?

拿皇稣cut安利了隔壁棚的道友,结果今天这位道友来问我,八爪最后为什么要死。
我tm窒息。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很久了。
我承认我就是一个“东瀛线真的没有那么糟”和“虽然海境线基本没有整明白但并不妨碍我氪官配bl”的肤浅观众。
所以有没有人教教我…究竟要怎么样用正确的姿势通过皇稣cp卖金光安利… ​​​

【金光杂谈】剑无极

昨天看29集的时候发现圣光无极的弹幕有点多。

先说明本人非剑无极粉,但我认为剑无极这个角色根本不存在开挂一说。

纵观全剧,有相当多的笔墨描写了剑无极是如何修炼剑术的。三位师尊是怎么魔鬼训练的就不谈了,好几次温皇问凤蝶剑无极在哪里,凤蝶都说他在练剑。

说明剑无极他无论镜头里镜头外都在修行。

就这样一个够努力,有天分,不差机遇的人,他凭什么不能成为顶尖的剑客呢?!

我就很喜欢剑无极在东皇40集悟出剑意的片段,那是这个少年人历经磨难,厚积薄发之下悟出最初也是最强的一招。

所以说剑无极已经有一定的境界了,在这个基础下,来到鬼途29集,在自己与兄弟都性命垂危的情况下,失去意志却爆发出指尖凌厉的剑气。

这是境界的再一次淬炼升华,他已经磨练出未来最顶尖剑客心里那把永不摧折的剑。人不死,剑不灭。

有的人真是很难搞。剑无极被吊打嘛,要嘲笑人家弱鸡。剑无极打赢别人嘛,要酸人家开挂。讲道理剑无极不升级,难道要把经验礼包给电脑前抠脚发智障弹幕的键盘侠吗。

再次重声个人观点,剑无极这个角色不存在开挂。他现在的功力都是他努力得来的。即使他现在还在清小兵,被巨头吊打,未来也一定是个顶尖剑客。

【金光】鬼途奇行录28观后瞎鸡霸乱说的感想

1  俏哥主动提出约会结果是要逛苗疆后花园。
哇靠咧这个苍俏股算涨还是算跌啊?
后花园不是被绝命豪炸了吗? ​​​

2  继温皇一向以诚待人之后,宁叔说出了“在下一向亲和好说话”。
慕容胜雪果然是照着十三叔的样子长起来的。
我有一个想法,大家不要看宁叔叔现在一副鬼畜霸总的气场,说不定年轻时候也是个熊到没边的小朋友。作为家里的老幺,想必受到的恩宠不比独苗胜雪少,甚至他都没有继承家业的压力。只是后来十三兄弟仅余二人,慕容宁必定是要成长起来的。宁叔看着胜雪侄儿走自己当年走过的弯路,只会用过来人的手段去“关照”他,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其实胜雪真的挺好的,鬼市里大家都在努力赚钱,就他视钱财如无物,一心一意钻研剑法,还结交了几个小朋友。逃家创业,家里人不让他干什么他就偏要去做。看十三叔教育胜雪的话,还是在教他要做个好人,只不过慕容家处理人事的手法都很毒辣。
慕容胜雪叛逆是叛逆了一点,但本质上还是个根正苗红的世家子弟。

3  我有一个不切实际的脑洞。
如果随风起是银槐鬼市鬼尊,岂不刺激。
没有什么依据,就是我自己瞎鸡霸乱说的。
鬼尊没有直接露面,可能是某个已经在台面上的角色的另一个身份。
随风起很自信起码可以苟50集。
虽然他是还珠楼出身,但他以前是不住还珠楼的。他有自己的住处。
从还珠楼辞职以后,就直奔银槐鬼市赴任杀手。途中帮助忆无心成功混入鬼市,咦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地宿拼了自己一起输钱都要骗随风起输到倾家荡产,还觉得好玩,说不定本就就是熟人之间互相套路?
随风起vs丁凌霜,闹剧,比假赛,随风起截至目前还有所保留。

现在就想到这么多,有新想法再补充。

【金光杂谈】竞日孤鸣

苗疆这么多事,小王为何还不出场,连一个衣角都没有。急得我去B站看了竞日孤鸣单人cut,突然对这个角色有了点脑补。

自9岁宫变以来,懂得要收敛锋芒,装病一装就是30年。这30年来小王可以说是如履薄冰,苍狼作为正统王储在他身边长大,又何尝不是如狼在侧。越是收敛,心里就越是愤恨。于是他有了个逆天大计划,这天命不予的王权,他就偏要去争。

争到手了,坐在孤独的王座上,他又开始迟疑后悔了。

这样想来,小王内心深处也不是真的要这个王权。他就是智者思维,非要证明自己能胜天半子。

他对身边人的感情也很复杂。千雪,苍狼,金池,夙对他皆是真心实意,这些感情,也是北竞王一刻不得松懈的人生里,为数不多的温暖。他在心里恨王室薄情,可最后也还是舍不得苍狼了。他可以杀死苍狼一次,但真的下不了手再杀第二次。

很多时候,人到了这个位置,就没得选了。所幸最后小王最后选择了一个最好的结局。

然后,我个人不站竞池。

小王好不容易放下一切执念归隐山野间,何必再对过去有所牵连。大家都说单夸见到金池就怂,但金池也是属于他“北竞王”过去的一部分。如果他决心离开,真的不如江湖再不相见。

单小楼,故国不堪回首。就不要再强逼小王回首了吧。 ​​​

求推文!!!

有没有北竞王苍兔养成文可以看,不带cp脑原作向那种!

想想小王那么多年真的是如狼在侧啊,他教这个孩子诗书礼仪就是不教他何为王道,硬是养出了一只纯洁无瑕的小白兔,气得苗王当庭训子狂甩苍狼三个耳光怒其不争。

苍狼这一手好字讲不定都是祖王叔教的。祖王叔沉珂已久,于笔画间泄了心力,故而写的字清新飘逸,却要求苍狼笔锋遒劲,说这才是苗疆男子该有的气魄 ​​​。

可苦了一旁陪读的千雪孤鸣。他就没好好练过几天字,向来龙飞凤舞只有他自己看得懂,可眼下却被逼着和自己侄子一起读书写字。

我们千雪王爷,平日里野惯了。塞北江南,喝酒临风,结交好友一二,过得最是恣意快活。同样是王爷命,为什么有人就是能这么快乐,而自己就要装这个病呢?

所以北竞王对千雪侄儿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他羡慕嫉妒恨还不能说,就只能体现在日常调戏里。

就这种养孩子的文,希望有人推了个荐~

【金光】一个自娱自乐的下戏paro自设

青年节,把爱献给我这样依然奋斗在工作岗位的年轻人。
希望有同样脑洞的小同志在评论里和我玩耍。
但我们不能做朋友。
因为我就是想秀一把这句台词:
谁是你的好朋友,我呸~

史艳文
冻龄老戏骨,出道以来颜值没有苍老过的传奇男神。
早年演出过很多经典武侠小说里的男主角,什么类型的角色都能hold住,其造型被粉丝称之为古装男神的珠穆朗玛峰。
接下金光这部剧的时候已经是半退隐状态,平时爱好养花种草牵狗遛鸟,打麻将超一流,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天○○○客透露,史艳文可以接受别人说他不会演戏,但绝不接受别人说他不会打麻将。

俏如来
实打实的武打行出身,自幼练就一身硬功夫,国际上拿过奖。在差点要征战职业圈的时候家里出了意外,为了筹钱,阴差阳错之下进入演艺圈。最开始给大片做武指,后来导演觉得他长得有点好看,就开始跑龙套。
金光系列是他的第一部男主角,本人非常重视这次机遇。片场休息时候一直看到他在默默背剧本,官方访谈里透露自己其实非常不擅长台词,比起大段的文戏场景,更喜欢拍武打戏,有些原本准备依靠后期特效制作的武打戏因为主演真的很能打,所以采用了实拍的方式,观众反响热烈。
然而随着剧情的深入,男主角作为智者的技能点越点越高,相应的打戏减少。作为不擅长文戏的俏哥真的很惆怅了。
俏哥私下里是个文静的运动男,默默练了一身靓腹肌,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出演一个笑尽英雄的绝世武林高手。

史仗义
童星出身,三岁就开始演戏。
签约金光的时候刚满18岁,是史家三兄弟演员里实际年龄最小的,然而艺龄可以与史爸比肩。
以前一直演活泼可爱熊哒哒的小男孩,好不容易成年了,作为成年后的第一部作品,力排众议坚持接下这个迷人的反派角色戮世摩罗。
美其名曰,做演员不演一次反派那还算演员吗?!
参与了戮世摩罗的造型设计,曾经想真的染一个绿藻头,被经纪人强势否决。
因为年纪小,被各路哥哥姐姐们宠爱着,总是在片场窜来窜去,休息时间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喝东西。因为在戏里被银燕捅了一枪,下戏以后立刻加了银燕steam好友,相约皇城PK。然而连跪三局,从此以后抱上了银燕聚聚的大腿儿,经常一起开黑,逐渐走上了人生巅峰。
和史艳文老戏骨从前就有过两次合作,演的都是相亲相爱的父子两。金光播出以后,天天有粉丝做before→after的截图,在社交网络一时疯转。

雪山银燕
一直演民国小生,曾经演过一个为了夺家产无所不用其极的阴险狡诈小流氓,因为角色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一时间观众从心理上简直不能接受他演傻白甜的银牛。
我们银燕小哥从来不惧怕风浪,一向用作品说话。
本人学历智商情商三高,属于只要做什么就一定能做好的天才型选手。
做演员是他想要尝试人生的各种可能,由这种理由我们可知银燕的内心纤细而文艺。文青银燕为演好这个角色增肥10斤,脸上有肉以后果然冲淡不少阴险狡诈的气息,但是文艺青年的气质也一并木有了。银燕心里是不甘心的!
随机掉落直播打游戏作为粉丝福利,如果不演员出道的话,靠直播游戏大概也能月入百万。小号和小空剑无极他们开黑的时候经常玩脱儿,如果被爆出去大概文艺青年游戏大佬的人设要崩。


先想了史家父子四人,有脑洞再接着写,没有的话那就这样了……

【金光杂谈】风花雪月

仅谈个人感想

起初做好了心理准备,看俏如来智斗玄之玄。结果我看墨武侠锋的时候快进了一些玄之玄,风花雪月狗血道域四角恋反而看得停不下来。每次剧情深度解析四角恋的时候弹幕都突然安静,大家都在认真看四角恋啊!


大嘎都爱风哥哥。原本以为自己是个旁观者,没想到自己拿的才是男主剧本。
风这个角色的优秀很大程度托了操偶师的福,他的武戏真的都太好看了。


花痴花痴,花是真的痴心一片。
即使到了最后,他明白了一切,还是一片无悔。


剧情到中期的时候,我是很反感雪的。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凭啥她还一直在那儿哭哭哭。
雪说过两次“如果风花雪月最开始只有三个人或者两个人,我们是不是会完全不一样”。
可以肯定如果没有雪,一切绝对都是不一样的。
如果没有雪,风花月就没有矛盾点,说不定还能成为道域三杰。(然而如果没有雪,忘今焉就不会利用花给修真院众人下毒。没有花带着四人逃离,风花月年纪轻轻就要死在修真院那一夜了。)
直到最后月说,雪一直也不开心,我才稍微释怀一些。她也是个听从父亲命令,命不由己的悲剧吧。她能做的,也只有尽力保全她真正喜欢的风。


先说,我在入金光坑以前,看了一些MV。被月的买买提妹妹头误判,一直以为风花雪月是两男两女的四角关系……
月我认为是四人里最无辜的人,却承受了最多。
被雪利用,背负仇恨,装疯卖傻很多年。
在风月的回忆里,小时候的月说自己不想习剑。我一直觉得月不是真的资质差,从他不能认生父,称养父为父亲来看,他的身世应该就比较复杂。他一直不愿意卷入这样的争斗中,所以他不愿意拿起手中的剑。
甚至可能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文艺青年(*´◐∀◐`*)
然而修真院惨案与自己养父蒙冤,使他不得不拿起手中的剑。
装疯卖傻那么多年,北风传奇有没有真正快乐过?
鬼途奇行路来看,月应该还活着,可是疯没疯不好说。
我私心希望,月最后离开的时候,手里拿着天师云仗,如果可以引导王骨灵能入体对抗血不染的邪气,是不是还能有救。

总体还是期待下一档开道域线啊。
风花雪月真是不能更塑料情谊。爱恨情仇,真真假假。
谁又能说清这利用里有几分真情?欺骗下有多少不忍?
只希望如有来生,真的就是月舞剑,风饮酒,花雪有情,天荒地老。

【金光杂谈】俏如来

仅谈谈自己的看法

跑过来看金光是很巧合的事情。

隔壁棚的蝴蝶君阔别十年复出,然而新剧里蝶月剧情官方OOC。当时怒不可遏的我,偶遇美若天仙的三俏,随即入金光坑,头也不回。

不得不说,三版俏真的是仙。然而仔细看剧以后,我又开始觉得俏如来的颜值,并不算是最好看的。

各人口味问题,光比颜值,金光首推缺舟。然后戮世摩罗,小明,苍狼,以及越来越美艳斯文的spa,都是好看的类型。这种好看,是比拟偶像剧小鲜肉的好看。

俏如来不论怎么换偶,始终有他的特点。和他名字一样,俏如来的面相,是有佛相的。这点我非常喜欢。

后来师兄登场,无意间得知师兄的偶头本来是做俏如来杀体用的。

这就很有意思了。

俏如来看起来永远温润,宝相庄严。雁王则是冰冷,工于谋划的。

当真是佛有众生相,也有伏魔相。而剧情中的俏如来与雁王,也是互为光影的存在。

我个人对俏如来不断期中挂科还是很宽容的,他会不断犯错,不断失手。挺好的嘛,人都是这样的。等到哪天他也变得足够绝断,足够对自己心冷,算无遗策,那才是真正悲哀的事情。

有多少忧国忧民的智者,千古声名,百年担负,事事违初心。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

最后还是希望俏俏可以有一个好结局。

永远爱他ヾ(❀╹◡╹)ノ~